武汉跑马

11月29日12时许,武汉东方马城赛马场,2万名观众的热情燃烧到了顶点。

中国速度赛马公开赛(试验赛)的主办方声称,该彩票有60%以上的中奖率,最高奖为现金3万元。当日的4场马赛,面向观众设奖30万元。

面对蜂拥而来的境内外记者和观众,赛事主办方小心地强调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有奖竞猜”。“目前还没有开放马彩的迹象和信息。”当地官员表示。

这场赛事,因首次引入彩票环节而被外界称为中国赛马运动商业化的破冰之举。骑手的身影在武汉消失大半个世纪后,再度为这座经历了漫长沉寂的内陆城市引来世人的瞩目。

在志愿者的指引下,每位观众凭借门票副券领取一套竞猜券和20页的赛事手册。每场比赛前,观众可猜一匹头马,当场持竞猜券到大楼内兑换服务区,换取与自己所猜的马匹对应的马号券。

正对看台的480平方米巨型显示屏在播送着赛前的热身节目。这个由赛事主办方东方神马集团花1400万进口的国内顶级户外电视屏,据称比香港跑马场的还要大。凭借赛场各个角落的摄像机位,下猜的人们从这里看清马蹄的每个起落。

“请大家详细了解赛马和骑手的资料再做决定!”志愿者和主持人一再提示,不过现场大多数观众仍凭直觉猜下马号。

根据竞猜规则,每场赛事结束马匹成绩公布后,如观众手中所持马号券与取得第一名的马匹号码相同,就是中奖。中奖者可持中奖马号券,到马场主楼兑换服务区兑换彩票,一张马号券可兑换面值为3元的20张中国体彩“顶呱刮”彩票。奖金分13个等级,单张彩票的最高奖金可达3万元。

9点40分,武汉市长阮成发宣布比赛开始,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王钧敲响开赛大锣。在他们身旁,出现了国家体彩管理中心副主任魏吉祥的身影。

第一场热身赛没有加入竞猜环节,看台上只有为数不多的观众为最后冲刺的赛马加油。但到了观众参与竞猜的第二场,手持马号券的人们纷纷起身,为自己下猜的赛马握拳呐喊。

沙道赛场上,马背上的骑师也奋勇争先,他们身后是数以千计下猜观众和马主的期盼。按照这次商业赛马的奖励规则,每场获胜赛马的马主可得到3万元的奖励。

此前,官方称此次比赛是中国赛马运动商业化的首度尝试。武汉市体育局副局长王沈顺说,商业化的尝试包括设置每场赛马奖金,个人或者团体可购买马匹成为马主,按照赛马成绩分配奖金等。商业比赛的奖金来自赛事冠名权的出让等。

此外,中国速度赛马公开赛还将成为国内第一个常年举办的赛马赛事,每周在武汉举行两天,每天进行5—7场比赛。

29日的4场比赛,共有4位马主捧走了共计12万元的奖金,而看台上,据称有一位观众刮出了面值4000元的彩票。后据赛事部门统计,现场共兑出彩票20万张,大部分猜中头马的观众都获得了3元—400元的奖金。

虽然中彩金额总体上不是很高,但在这个并不富裕的中部城市,现场人们的兴奋之情仍溢于言表。

然而在赛后,官方人士否认了赛事的商业性质。“我们这次仍然是公益性,而非商业性赛事,只不过我们采取了一些商业化运作以筹集经费。”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周元再三强调。

当地官员否认现场“押马中彩”的竞猜就是马彩,而强调这只不过是一场“竞猜游戏”,奖品就是中国体彩彩票,“和马彩的性质完全不同。”

“马彩”竞猜采取“二次竞猜”方式,即在4场比赛中,首先竞猜头名马号,猜中后可凭马号券换取体彩顶呱刮即开彩票,刮中的奖金即为竞猜实得奖金。

“正规的马彩有详细到每匹马、甚至每个骑师的赔率,”武汉市体彩中心市场部负责人刘中山向记者解释说,“如果是1赔10,那我下10元注,如果赢了就能得100元。而现在的竞猜,你即便猜中头马也只是赢得了一个可能获奖的机会,再刮彩票才能决定。这个就是和马彩最根本的区别。”

“比赛主要是体育部门在组织。”11月27日下午,在赛马节前热身赛的中国金牌骑师邀请赛上,早生华发的东方马城总裁胡越高对本报记者说。而其他几次采访,则被其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阻止。记者试图采访武汉市体育局也被婉拒。

“马彩对地方经济的拉动作用巨大,国内好几个城市都在厉兵秣马,争取试点。”这位人士表示,武汉获批,或有更深的鼓励政策含意。

《博彩业与政府选择》一书作者、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张占斌对本报记者表示,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马彩,即使接受,也不一定都想拿到武汉来试点。

后来,武汉获批成为国内首个赛马商业赛事的举办地,但为谨慎起见,这个公开赛暂被称作“试验赛”,在第六届武汉国际赛马节首日开跑。

而外界认为,由体育赛马向商业赛马过渡是发行马彩的运作平台基础,因此,马彩猜想因商业赛事的举办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武汉和平乡村马术俱乐部负责人欧阳江陵现在打消了参与商业赛事的想法。他直言,目前中国速度赛马公开赛的奖金提供方主要是企业和当地政府,这种运营方式能支撑多久令人怀疑。

欧阳表示,速度赛马是很烧钱的赛事,目前一场比赛赢者拿3万奖金,一天12万,这个奖额远远不够,一般的商业赛事奖金要达到15到20万一场,否则马主会亏本。

“一匹马一年的养护费用大约在20到30万,还不算上认养费用,而钱投出去了还不一定能拿到冠军。”

而胡越高似乎已无法回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身为港商的胡来到武汉寻找马场建设的机遇,2002年至今,用6年时间在汉口金银湖建起了这个相当于150个足球场大小的国内一流的赛马场。至此,东方神马投入的巨资单靠每年的固定赛事无法收回。

不久前,一个相当于东方马城赛马场5倍大的驯养马基地落地金银湖,这个中部地区最大的“马圈”,将成为常年速度赛马赛事的赛马驯养基地。

“香港的赛马是马会经营,国外也大多是博彩公司经营。而武汉的赛马由有关部门组织、主导,更有权威性、公正性。”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研究课题组首席专家秦尊文认为。

“在向马彩的过渡上,政府需要先做个样子出来,培育市场运作主体,然后把赛马带来的巨额税收反哺公共福利体系建设,逐步获得社会的理解和接受。”张占斌建言。

武汉跑马始于1902年,民国时期的三大跑马场扎驻于汉口,热闹空前,其时武汉的商业繁荣在中国仅次于上海,被称作东方赛马之都。后经过大半个世纪沉隐,此去经年,随着赛马节的开办,骑手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黄鹤楼下。

从2004年起,湖北省代表团连续三届向全国政协会议提交在武汉试发“竞猜型赛马彩票”提案;2005年3月财政部回复,有必要对赛马彩票进行研究;同年,国家体育总局在武汉组建“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课题组”。这一年,正是武汉市出台城市圈发展战略、国家酝酿中部崛起的年份。

山湖错落,江汉横斜,这个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内陆都会,渴望藉赛马这一极具标志意义的举动,来重塑城市的开放形象。“或许,将来人们提到武汉,想到的不仅仅是黄鹤楼,而更可能是赛马。”当地一家报纸评论说。

支持商业赛马的舆论喜欢援引香港的数据——为港府提供了1/10的财政收入,作为香港十大雇主之一聘用超过2.4万名全职及兼职雇员,作为世界最大慈善机构之一10年来捐款超过100亿港元。

当拉动内需成为当务之急,土地财政危机正困扰各个城市时,武汉的试水被认为押准了时机。根据“马彩第一人”、武汉市民盟调研室主任秦英巍的测算,经营马彩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上缴税收400亿元,创造300万个就业机会。

“武汉发行马彩的机遇已经成熟。”秦尊文表示,硬件和赛事支持系统已经建成,监管机制和技术管理也在不断完善。目前,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已在武汉建成全热线数据处理中心,负责华东及中南八省市竞猜型体彩的数据处理。“这套系统完全可以为竞猜型赛马彩票发行所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