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下世界科技史7项第1死后却鲜为人知。原因让人深思

苏颂(1020-1101),字子容,福建泉州府同安县(今厦门市同安区)人,北宋中期宰相,杰出的天文学家、天文机械制造家、药物学家。在以官为本、以权为准的中国古代社会,科学技术属于不入流的“旁门左道”与雕虫小技。苏颂却能“两手抓,两手硬”,他在科技领域创下7项世界第2。他那位于福建厦门市同安区的故居芦山堂,大门两旁有副楹联写道:“尚书御史翰林第,将相公侯科学家”。

苏颂的主要科技成就,一是研制新的天文仪器水运仪象台,二是主撰药物学著作《本草图经》。正是在天文学、医药学这两方面的突出成就,使得他在科技方面独自一人创下7项世界第1。

水运仪象台与《新仪象法要》,为苏颂争得了5项世界第一。第1、2、3项世界第一,均为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的高度评价与定论,他认为苏颂“比罗伯特·胡克先行了六世纪,比方和斐先行了七个半世纪”;因水运仪象台的顶部设有九块活动屋板,他认为苏颂是世界上最早设计、使用天文台观测室自由启闭屋顶的人;又因水运仪象台可以循环往复地等速度运转,这种“擒纵器的水力传动机械时钟”,是现代钟表的先导与前驱。

《新仪象法要》中绘有水运仪象台的全图、分图、详图等透视图、示意图50多幅,绘制机械零件150多种,是世界上留存至今最早也是最为系统的机械设计图纸,为苏颂创下了第4项世界第一。在《新仪象法要》中,绘有星图14幅。为免图象失真,使绘制更加精确,苏颂绘星1460颗。而欧洲晚400年观测到的星数,也只有1022颗。西方科技史专家认为:“从中世纪直到14世纪末,除中国的星图外,再也举不出别的星图了。”苏颂由此创造了第5项世界第一。

1959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学术委员王振铎先生研究复原了苏颂这座假天仪,并发表论文《我国最早的假天仪》,后又提出苏颂所造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假天仪,也属世界第1。这,便是苏颂创立的第6项世界第一。苏颂的第7项世界第一,是编撰了《本草图经》一书。苏颂在研读众多历代医学专著的基础上,编写《嘉祐补注神农本草》的基础上,经过4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在嘉祐六年(1061年)完成了《本草图经》的编撰工作。

从政治上来说,苏颂并没有显赫的功绩。不过,他忠于职守,为人正直,两袖清风,堪称楷模。就连苛求个人道德品行的著名理学家朱熹,也对他盛赞不已,撰文称他“道学渊深,履行纯固,天下学士大夫之所宗仰”。朱熹于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首仕泉州府同安县主簿时,离苏颂逝世不过五十多年,有感于他的故乡同安不知其人,“虽其族家子不能言”,遂建苏公祠以作纪念。作为理学家的朱熹,为立苏颂丞相祠堂,写了5篇相关文章,对其科技成果只字不提,他所看重的,是苏颂的平生节俭,公正清廉;他所弘扬的,是其道德修养,“然而始终大节,可考而知,则未有若公之盛者也”;他建祠的目的,是振兴教育,扭转社会时风。

朱熹当年所建苏公祠,或遭兵燹,或遇大火,多次毁弃,又多次重建。如今的苏公祠修葺一新,位于同安孔庙之内。进入祠堂,供奉的苏颂半身纪念像两旁贴着一副对联:“存小心与宋千古,识大义唯公一人。”横幅为“正简流芳”。正简,是宋理宗朝时对苏颂的追谥。

苏颂为官之时,政局动荡,党争十分激烈。而他个人不介入党争,恐怕是他政绩平平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正是由于他没有突出政绩,再加上古代社会对科技视而不见,他的天文、医学成就在皇帝大臣、封建文人眼中,纯属雕虫小技,不屑一提,而道德节义之类的东西又是那么空泛,因此,尽管苏颂取得如此巨大的科技成就,哪怕在故乡福建厦门同安,苏颂死后不久,很快就被忘却而湮没无闻了。

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编撰成书的《四库全书提要》,在论及《新仪象法要》时写道:“我朝仪器精密,夐绝千古。颂所创造,固无足轻重”。实际情况是,苏颂之后,历经南宋、元、明,直到清乾隆时期,再也没有制造出一台可与苏颂研制的水运仪象台相媲美的天文钟;而“颂所创造,固无足轻重”,则足以映衬封建专制对科学技术的轻视与偏见。

笔者会每天为读者朋友们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大家点点右上角的关注。您的关注、点赞、转发和评论,是对笔者最好的支持。谢谢各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