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小伙闽江上划皮划艇上班水上经历愉快又危险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是诗仙李白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在古代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水路是人们出行的重要方式。而今天,汽车、地铁、高铁、飞机已成为人们的主流交通工具,谁还乘舟出行?但在福州,有个小伙子却靠划皮划艇去上班,你说酷不酷?

小伙子是个80后,名叫林根胜,周围人亲切地叫他“阿凯”。阿凯住在大儒世家一带,工作的地方位于长寿路闽江公园闽水园附近。从国光公园到闽水园绵延6公里的闽江成为阿凯上班的重要水路。

一个月前的某天早上,阿凯穿上救生衣,在脖子上挂了个手机套,在皮划艇前端装了一个GoPro(极限运动专用相机的一种),从国光公园附近的沙滩下水,开始“试水”上班路。

“我9点半出门,大概11点在闽水园上岸,共花了将近90分钟。因为沿途欣赏了很多美景,耽误了些时间,如果全程在划的线多分钟就能够到达。”阿凯对记者说,从闽水园上岸后,拖着皮划艇往店里走,常常碰到在公园锻炼的依伯依姆夸他好体力,这让他感受到了一点成就感。

阿凯经营着一家有12年历史的理发店,在长寿路一带小有名气。记者在店里看到了他的装备:一张巨大的桨板,一艘四五米长的皮划艇被挂在了天花板上,划桨和救生衣等装备放在固定的柜子里,不仔细看,很难找到这间理发店里皮划艇的踪迹。脱下救生衣,阿凯就是一名手法娴熟的理发师。

划皮划艇上班一个月以来,阿凯身板结实了许多。为了运动起来方便,阿凯甚至剪掉留了十几年的分头,换了个寸头。他告诉记者,玩皮划艇可以锻炼上身肌肉和腰腹部肌肉,虽然体重没有减多少,但看起来确实瘦了许多。

阿凯的老家位于大樟溪的下游闽侯县南屿镇窗厦村,他对皮划艇的喜爱可以追溯到七八岁的时候。

“我爸是做渔船的。我小时候他做了个小木舟,可以同时坐5个孩子,一发洪水,我们就把小木舟搬出来划着出去玩。”阿凯告诉记者,老家周围的水稻到了收割季节,没有陆路,都是靠划船进去收割。他一个人就可以划船进去收割水稻,运一船的水稻出来。

长大以后,父亲老了,由做渔船改成了做龙舟,阿凯偶尔也在村里的龙舟队练习划龙舟。

皮划艇是当今世界上一项十分流行的运动。两年前,阿凯专门拜师学习皮划艇,现在已经熟练掌握皮划艇的操作。

因为店里忙,一个月休息四五天要用来陪孩子,“基本没有时间来玩皮划艇,所以就想到可以划皮划艇上下班,既可以满足个人的爱好,又可以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锻炼身体。”阿凯说。

在划船上班之前,去年阿凯就和他的同乡一起体验了一次从老家大樟溪划皮划艇到闽江公园闽水园的“长途”之旅。他们从大樟溪划到乌龙江,经过龙翔岛,到达尚干,再到三江口,在马尾上岸吃了个饭之后,沿闽江划到了终点闽水园。从上午10点出发,经过15个小时,于次日1点到达。

那次的水路之行给阿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天天气十分晴朗,沿途江景开阔,仰望天空觉得自己在天地间显得那么渺小,很多烦恼也随之消散,是皮划艇带给了我这样愉快的体验。”

同时,阿凯也告诉记者,皮划艇是一项具有高危险性的运动,市民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切勿下水。“我们经过三江口时,水流十分湍急,当时的控船技术还没有那么好,对闽江水文条件也不清楚,遇到了漩涡,差点被吸进去了,现在想来都十分后怕。所以这之后我们都只会在自己熟悉的水域和固定的河段进行皮划艇运动。”

记者得知,近年来,闽江、乌龙江上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皮划艇爱好者,皮划艇因其机动灵活的特性,也承担着越来越多的水上救援工作。今年1月,福建省首支皮划艇应急救援队——福州市红十字皮划艇水上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成立,成员当中有许多都是皮划艇高手。他们自筹资金添置了各种船艇和救生设备,在水上运动的同时,还积极参与水上救援、动植物保护等公益活动,他们的舟艇划遍了全省乃至全国的江海湖泊,承担起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责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