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日本美国华盛顿也是赏樱的好去处

依然是蓝线地铁,坐到Smithsonian站,人流量没有刚刚路过时候大,心想是因为时间稍晚了。我满心欢喜地走出地铁站,蓝天首先映入眼帘,满是开心。车站出来刚好是National Mall的中点,向东看是Capitol,像西看是高高尖尖的Washington Monument。

这个地方像极了巴黎战神广场埃菲尔铁塔前,也是一个高高尖尖的塔,前面一片绿地,对面正对着巴黎军校。只是这里的绿地被围起来不能随意瘫坐。樱花集中在Washington monument旁边的Tidal Basin周围,我大步流星地朝着高高尖尖走去,一分钟也不想浪费。

高高尖尖脚下的道路两侧停满了餐车,一辆挨着一辆,总共近50辆。终究还是抵挡不了吃,毕竟靠着早上的一个bagel撑到了现在,我停下了脚步。那么多餐车总体来说就是墨西哥和希腊风味,中间夹杂着冰激淋车。每一个车前都挤满了人。

最终随意的在California Taco餐车点了一个steak burrito。拿到号发现前面还有15个人。这时是下午两点半,正是艳阳高照,阳光直射热的我想穿短裤。排队的时候观察草地上晒太阳的人们,美国小女孩热衷翻跟头,给她们一片空地,便是一场侧手翻大秀。

等了三十分钟,不仅大好兴致全无,而且热的都不想吃了。买餐车实在是一天内最错的决定。就这样手持burrito我冲进了花海,不对,是人海。

人多到我始料未及,比印象中的玉渊潭樱花节人还要多,过马路都要跟着人群挪动。这个时节一个人来DC倒是一点儿也不会觉得无聊。旅行前的忌讳是幻想一个完美的旅途。

我以为我会来到成片的樱花树下,满眼的粉白看不到绿,一个人坐在树下湖边,闻着花香,静静地看花瓣飘零,思考人生,诗兴大发,录一段美美的视频,画面自带滤镜和悠扬的bgm,拿出我的burrito慢慢品味。然而现实重重将我打醒。每棵树下都挤满了人,甚至很难落脚,想找地方坐下根本是白日梦,以我的身高镜头里除了人还是人。樱花的美被稀释了。

我无奈的端着burrito随人群蠕动,时不时地遇到一两棵造型优美,樱花盛开的树,可惜轮不上我上前拍照。不仅如此,主办方还请来了乐队现场演出,party歌曲和樱花恬静优美的气质完全不搭。加上炎热的天气,我只想赶快走出人群。

慢慢的,我走到了离水面较远一点的树林,人也相对稀疏,终于在这里坐下品尝我的burrito。这个神奇的burrito里面竟然有薯条。不少人在这片樱花林下乘凉,有闺蜜光着脚伏在草地上畅谈,有一家三口席地而坐温馨野餐,有三两好友围圈闲谈。一股风吹过,花瓣漫天飞舞,摇曳着下落,映着身后绿松舞姿更加鲜活,化作春泥更护花。

小憩了片刻,我起身前往码头划kayak。在Tidal basin的湖上是有脚踏船的,像北海公园。在这湖上远离人群欣赏360度环绕的樱花,想想便是妙极了。

起初还在懊恼预定了皮划艇没有时间划脚踏船,直到走到售票处发现排队划脚踏船的队伍长的最少要等一个小时,这才感到庆幸。在售票处目睹一个妹子用极细的声音跟男朋友撒娇:要坐船,我就要坐船嘛。这辈子我也学不来。

走出樱花群,人依旧不减。经过一个桥下隧道,走进the wharf,鱼腥味扑面而来,是一个海鲜市场。这里今天举办樱花季的活动之一pedalplooza,晚上有烟花表演,所以游人像十五年前的王府井大街一样,堵的水泄不通。看着就要临近预约的时间了我便匆匆从人缝中窜逃,刚好在预约时间前5分钟到达了码头。

预定皮划艇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幻想着在一个很窄的水面,樱花夹道,花枝低而密,形成一个聚拢的樱花水道,从中划过,几片花瓣掉落,别有一番滋味。现实再次啪啪将我打醒,居然是在Washington channel,一个很宽的河道,河上有各种游船摆渡,岸边虽是一排樱花,却也不是满眼的粉色。

虽有些许失落,但划船本身的开心不可抵挡,航行时长一个小时,从海峡北端划到中点,单程一个mile的样子。租船码头在the wharf Marina,有单人皮划艇和双人皮划艇两种,因为今天有活动,价格比平时高些,我前一天晚上在网上预订了一个单人皮划艇,25刀,也可以现场租,只是要承担没有船的风险。站在甲板等船的时候,一个同要划船的白人大叔过来攀谈。这个大叔便从此入镜。

第一次在公共水域划船,要领是贴边,因为大船会在中间,不能侵占人家的航道。烈日炎炎下到河中避避暑,避避人,欣赏欣赏河景,也是不二的选择。海峡北端便是华盛顿纪念碑,依然高高尖尖的挺立。西岸是East Potomac park,沿岸站着一排樱花。东岸是码头,门庭若市。沿着西岸向南划,可以看到东岸有一片别墅区,不知是住宅还是办公,一排大概有十栋,像被复刻了十遍。

我们上到Hyatt house二层的露台吃lobster等烟花。距离烟花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天台上已坐满了人。这里视野有限,会被Hyatt的楼挡住一部分,当时只祈祷烟花燃放位置在视野正中。夜幕降临还是有些冷,即使我穿上了外套也仍觉阵阵凉意。

大叔果然是大叔,是很贴心的。看到这情势,他说他要去车上拿毯子,让我等着。等烟花的人大多在聊天,我注意到一群在打牌的人,开始的时候还觉得竟然有志同道合的牌友。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们都是打的手语,再转头,发现另外一圈围坐着玩游戏的人群也是在用手语。回想起来白天在餐车前也见到了几个用手语的人。不知道DC是有什么特别组织,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这么多人打手语的人。

8:30烟花准时开始。燃放地点果然不在视野中央,原本坐在地上的人们一下子蜂拥到天台边沿视野更好的位置。我也紧接着跟过去了。大叔看我要拿着毯子,于是主动帮我拿了饮料和垃圾。毫无意外,美国的烟花永远没有中国的大气,始终只从一个点发出,不像我们国内的烟花都是成片绽放。

明知如此,对烟花还是有执念,每年的7月4不管在哪儿都一定会去观看烟花秀。这次烟花中有一个造型别致的,绿色的烟花围着中央的红芯,这样的几团同时升空,像是绽放的樱花。其实我当时并没有看出来,是后来大叔给我讲才意识到。烟花持续了半个小时,虽不盛大,依然绚丽。

大叔提议去喝一杯,被我回绝了,实在太累,于是大叔贴心的说要送我到地铁站,要确保我安全的回去。途中有一段人行道上人太多我就走在了车道上,于是他特意走下来强调说车道得是他来走,我必须要走在人行道上。大叔果然是大叔。最后临别前留了个WhatsApp。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