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残疾青年卖凉粉练举重 梦想参加残奥会(图)

7月1日中午,记者在应县南河种镇一个农贸市场采访时,陪同的应县新闻办主任刘亚飞要请记者“喝碗凉粉”。

他把记者带到一个小伙子的小摊前。小伙子剃着光头,戴着一副眼镜,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左手摁住凉粉,右手持刀“噔噔噔”飞快切着,双臂上的肌肉一块块的,格外显眼。在应县,卖凉粉的一般是中老年人或妇女,这个小伙子显得有些特殊。看见刘亚飞,小伙子忙招呼,“您来啦,来两碗?”刘亚飞点点头,刚落座就问,“还练不练举重?”“练!我还想参加残奥会呢!”小伙子回答。

记者有些不解,卖凉粉的还练举重?刘主任呵呵笑了,“他可厉害了,拿过咱们省第九届残运会的第一名哩。”

原来,卖凉粉的小伙子名叫王成吉,是个残疾人,今年26岁。这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提出想和他聊一聊。

“我下午4点钟得回家练举重。”看着熙熙攘攘的客人,王成吉不好意思地说,“咱回家慢慢说吧。”

王成吉住在应县南河种镇南王庄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在刘亚飞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王家。

他的母亲郑香莲一听说记者来访,又倒水又切西瓜。说起儿子王成吉,她的眼眶就湿润了。王成吉刚过了一周岁生日,正是蹒跚学步时,感冒引起发高烧,医生不小心,一针打在坐骨神经上,导致左腿残疾。虽然左腿残疾,但王成吉臂力过人,从小学到初中,他和同学们掰手腕,没一个人能胜过他。

“咱根本就没往练举重那儿想,只是觉得老天爷公平,知道孩子腿不行,就让他胳膊比别人强些。”郑香莲说,初中毕业后,王成吉见两个弟弟学习成绩都挺好,便主动要求“自食其力”。每年夏、秋两季,他动手做“应县凉粉”到集贸市场卖,天冷时则跑三轮客运“出租”,供两个弟弟上学。“这孩子心强,只想着给我们老两口减轻些负担。”说到这儿,郑香莲的眼里溢出了泪水。

2009年4月,应县残联的工作人员在统计残疾人情况时,发现王成吉有举重方面的天赋,便推荐他参加省里残运会残疾人举重比赛。可他连一次举重都没训练过,家里别说举重床,就连杠铃都没有。为了参加省残运会比赛,县残联把他送到朔州市聋哑学校,进行了一个月的启蒙举重锻炼。令人惊讶的是,2010年9月,在省第九届残运会举重运动比赛中,首次参赛的王成吉夺得85公斤级第一名!

眼看儿子举重或许能举出个名堂来,父母犯了愁:二儿子上大学、三儿子上高中,都是花钱的主儿,家里已经拉了不少饥荒。现在大儿子又要练举重,买器材的钱从哪儿借?

王成吉的父亲王茂仲从旧货市场买来一根铁棍,一头一个袋子,袋子里装上玉米粒,让他躺在炕上练习。可没过两个月,这个“聪明”的法子就过时了——袋子里装不下多少玉米粒,袋子大了铁棍就得长,一长就弯。老两口一合计,准备用水泥、石子和沙子做两个水泥饼子,穿在铁棍上让儿子练习。

就在他俩紧锣密鼓地准备时,2010年11月初,应县残联理事长宫明江来到王家。他发现刚刚夺冠的王成吉连最起码的举重训练设施都没有后,当场表示:“我想办法解决,让娃好好练!”

半个月后,宫明江把一整套举重训练器材摆进了王家的堂屋,从此,这儿成了王成吉的“训练场地”,他也正式确定了训练时间:每天早6点、下午4点半、晚上9点半,各锻炼一个小时,雷打不动。

就在记者和郑香莲攀谈间,门外传来三轮车的声音,她起身说:“回来了,回来了。”

记者看了看,杠铃是120公斤。王茂仲站在杠铃后面,从架子上配合儿子把杠铃压在儿子的胸部。王成吉则双手抓紧,双目圆睁,双臂用力,向上、向上、向上,几次试举后,终于举过了杠铃的架子,“咣当”一声,落在了架子上。这时的王成吉已是满头大汗。母亲拿着湿毛巾赶紧给他擦起来。

记者问他怎么要选最热的半下午锻炼,王成吉说:“省体校的教练说,下午这个时间锻炼效果好,我就坚持下来了。”原来,去年6月他在省体校参加集训,3个月举重就提升了50公斤,“教练说我有发展潜力,县残联也一直关心我。我一定要举出个名堂来,不仅要参加全国残运会,还想参加残奥会呢!”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