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赛艇世家的波帕:基因不是一切热爱才是

新华社悉尼7月25日电(郝亚琳、刘诗月)澳大利亚赛艇运动员罗斯玛丽·波帕无疑是幸运的,首次参加奥运会就和队友进入到女子四人单桨的决赛。更让她高兴的是,她将有机会像父母那样登上奥运领奖台。

对于波帕而言,生在一个奥运家庭,父母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天赋和赛艇运动的技巧,更重要的,是对于运动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坚持。

波帕的父母——扬·波帕和苏·查普曼·波帕都是赛艇运动员,都曾代表澳大利亚出战过世锦赛、奥运会等多项世界大赛,并双双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铜牌。但是,父母对她却“放任自流”,从没有强迫她一定要练赛艇。

“我父母一直都认为我应该去遵从自己真正热爱的方向,而我小时候想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也打了很长时间的篮球,一直到十四五岁时,才第一次尝试了划船。”波帕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

她第一次划船是在一个寒冷的大风天,因为好奇,和一个一起打篮球的玩伴尝试了双人划船,还因此冻伤了手,这也让她第一次意识到这项运动的困难。母亲见她感兴趣,就给了她一些指导,也点燃了她对这项运动的喜爱。

走上赛艇之路后,她发现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2016年是波帕最艰难的一年,由于伤病她错过了里约奥运会,并一度萌生退役的念头。

“在体育运动上,好的基因并不意味着一定就有好的成绩。赛艇是一项很艰苦的运动,你必须坚强,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不断进步。当时,我爸爸妈妈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他们说支持我的任何决定,让我自己去想清楚到底想做什么。”波帕说。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挣扎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赛艇,于是又重返赛场,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也是对她努力的回报。不过,当这一天到来时,父母对她最大的期望却并不是成绩和奖牌。

她说,父母常常教育她,不要只执着于训练,而是要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一个能帮助并带动你身边其他人的人。还要享受当下和向前看,她的父母也很少提及过去的成绩而是专注于现在的教练和体育运动推广工作。

所以,对于东京奥运会,波帕表示,这段经历她已经心存感激,并珍惜每一次的训练和比赛。“这是一届很特殊的奥运会,我希望每个人都珍惜当下,尽自己所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能顺带有块奖牌的话当然也不错。”

波帕也不认为赛艇就是自己未来的全部。“生活该是丰富的,这样退役后我还能做其他想做的事。我还有社会学的学位,这让我能思考自己之后还能做些什么。”她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