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比赛画上句号 马术协会详解“两大事件”

本报讯为期十天的十运会马术暨速度赛马比赛画上了句号。马术竞委会和中国马术协会的负责人在最后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前一阵国内某些媒体不负责任地热炒的问题昭告公众,以正视听。

十月十七日傍晚,在十运会马术三项赛越野障碍比赛结束并公布成绩后半小时内,马术比赛仲裁委员会接到了两份投诉报告,指控北京队骑手孟和在越野障碍赛赛前自由活动区内违规跳跃没有插红、白旗的障碍。经过对孟和本人以及相关裁判人员的逐一查证,认定情况属实,仲裁委员会根据规则判定北京队选手孟和“失格”(即失去该项比赛的资格),在十八日下午场地障碍赛开始前通知了北京队及孟和本人。岂知北京队对判罚表示强烈不满,他们认为一是判罚通知的时间太迟,临近比赛才通知到运动队及当事人,令人难以接受;二是赛前并没有人告诉他们不可以在自由活动区跳跃无标志障碍。此时,北京队的部分工作人员在赛场外纠缠仲裁委员会成员,而4名北京队的运动员冲进赛场,伫立在障碍和起点处阻挠比赛进行,后经相关人员劝说、调解才陆续走出场地,导致比赛被延误了20多分钟。

就上述事件,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竞委会副主任、仲裁委员会主任常伟作了如下解释:仲裁委员会对“孟和事件”感到十分惋惜和同情。因为在三项赛第一天盛装舞步的比赛中,北京的四名骑手发挥得十分出色,以总罚分最低的成绩暂列团体第一。但在第二天的越野赛中,北京骑手侯云红未能顺利跑完全程而遭到淘汰,按照规定团体总分取该队罚分最少的三名骑手的分数相加,所以,包括孟和在内的另外三名骑手必须万无一失地完成剩下的比赛才能确保北京队争夺奖牌。而孟和的“失格”,不论是对他个人,还是对北京队都是很大的损失。仲裁委员会在接到投诉报告后,决定先着手研究规则和调查取证。17日夜直到18日的凌晨3点钟,仲裁委员会的全体成员极其认真地研究了国际马联颁布的第21版马术竞赛规则中文版,并与英文的原版进行了比对。18日上午,在对孟和本人以及相关裁判人员进行核实查证后,又对照规则试图找到一种比较折中的处理办法,以免给北京队造成太大的损失。直至中午,由于实在无法进行变通处理,只能依据国际马联三项赛第21版规则第523款的24条规定:“跳跃没有旗帜的障碍者,判其失格”,从而做出了取消孟和继续比赛资格的决定。

常主任指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也不愿看到的,但是在这种大赛中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委实不应该。只能说明运动队平时疏于管理和教育,否则30多名选手,为什么只有孟和出现违规行为?至少在场边指导的教练员应该对运动员进行提醒。规则面前人人平等,违反了游戏规则,就难免受到处罚。

常主任表示,孟和本人非常诚实,在向其本人取证时,孟和不但承认自己在自由区跳跃了障碍,而且还清楚地说明自己违规跳了三次。选手磊落的态度,应该得到肯定,而北京队部分领导人的态度则是不可接受的。明明违反了规则,还要无理纠缠,实在不应该。正因如此,竞委会对北京队部分工作人员和运动员进行了通报批评,并取消了北京马术队参评体育道德风尚奖的资格。

在十月二十一号举行的十运会速度赛马12000米C组比赛结束后,广东队马匹“开心”因受伤难以医治,在征得马主同意后,被处以“安乐死”。

正是这一事件,导致一些媒体批评12000米的设项,并称这次比赛是一个“杀马游戏”。

针对这一问题,常伟表示:出现上述事件,其实在马术和速度赛马比赛中是正常的。即便是雅典奥运会,也出现过不得不对受伤马匹进行“安乐死”的处理。马匹“开心”在比赛时韧带断裂,经过兽医紧急处理后,认定其不可能恢复,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才决定对其进行“安乐死”。这是运动马领域的国际惯例。

有记者提问,12000米的距离是不是导致马匹受伤死亡的直接原因?常主任说,项目的设定是经过民主集中制的程序做出的,不是某个人的个人行为。而且,这样的距离国际上并非没有,30公里、50公里,乃至120公里的比赛并不少见,关键是选择什么样的马,这是一个常识。因为项目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况且,12000米的项目设置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宣布了,所以在选择马匹的品种和训练手段上,运动员和运动队都应该早作准备。他还举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让刘翔去跑马拉松,他就是跑得再好也拿不了冠军。”“如今,少数人借题炒作,实在是无知的表现。”乐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