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敝帚:祁建:北京郭守敬纪念馆之思

在二环内的西北隅有一水面,是元朝为了加强漕运而修建的人工河通惠河在流入城市以后形成的一个巨大湖泊,在元代曾经是漕运的总码头,而这个影响深远的水利工程的“总设计师”——就是郭守敬。

什刹海西海北岸的汇通祠内乾隆年间重修,改名汇通祠。郭守敬曾长期在此主持全国水系的水利建设设计,而北京的郭守敬纪念馆建于此地以纪念杰出的天文学家、卓越的水利专家、伟大的数学专家和具有独特精神的仪器制造专家。

郭守敬最大的成就是在水利方面,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从事水利建设,足迹遍及半个中国,完成大小百余处河渠泊堰的治理,对大都水利的建设贡献最为突出。

郭守敬出生在邢台,祖父郭荣是金元之际一位颇有名望的学者。郭守敬幼承祖父郭荣家学,精通五经,熟知天文、算学,擅长水利技术。郭守敬曾师从刘秉忠。刘秉忠精通经学和天文学,郭守敬在他那儿得到了很大的教益。中统三年因左丞张文谦推荐,郭守敬受到元世祖忽必烈召见,面陈水利建议六条。

元世祖接受了郭守敬的建议,并任命郭守敬为提举诸路河渠。次年,升为副河渠使。

元朝定都大都,北迁华北地区。城内每年消费的粮食达几百万斤,这些粮食绝大部分是从南方产粮地区征运来的。至元二十八年南自杭州,北至天津,大运河基本贯通。此时,源源不断的物资从南方“漂”到了通州,加上从海路运来的数量不菲的漕粮,都统统堆积到了通州,人们不得不寻找一条合适的水道,来解决这最后四十里的“瓶颈”问题。

元代时,什刹海作为大运河北方终点,是北京城内重要的漕运码头,属于利用湖泊水系建成的水库港。在以后的几年中,郭守敬仔细地勘测了大都城四郊的水文情况和地势起伏。经过实地勘测再三研究,提出了新方案。

北京地势坡度大,积水潭的海拔在46米左右,而到了通州,海拔只有20米,短距离大落差,天然的河道如果不进行控制,水就会流光,根本无法行船。

北运河水面宽阔,有上百米。而通惠河只有二三十米,元代的郭守敬是怎样把通惠接到积水潭的呢?

至元三十年秋,工程全线竣工,漕船可以从三千里之外的杭州直达“海子”码头,也就是现在的积水潭。那时的“海子”堪称烟波浩淼,水天一色,漕船密密麻麻几乎遮蔽了“海子”的水面。

明朝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河道湖泊荒废了许多,积水潭失去了运输和码头的功能,转化成文人游赏的景区,水域面积不断缩小,逐渐形成今天分为三个湖泊的什刹海。

在明清两朝,由于积水潭水量减少,无法再用于漕运,为了把粮食从通州运到北京,真可谓代价巨大。

通惠河在明清两代大大的萎缩了。明朝,通惠河通航河道只剩下五个闸。到了清代末年,火车轮船开通以后,京杭运河停止漕运,通惠河也没有再维修。

通惠河上,自东便门迤东第二闸称庆丰闸,俗称二闸。明清时期二闸段风景秀丽,商贸繁荣,人烟稠密,十分热闹。明代文人劳宗茂就写过《过庆丰闸诗》:

至清代光绪二十六年(1900)实行了607年停止漕运后,有记载民国初年二闸以东仍有船只往来。民国时期北平的一首儿歌里有一句:“劳您驾,道您乏,明儿个请您逛二闸”,这里俨然似一处游览胜地。

通州以南南门外过去还有南浦闸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再往南就是里二泗村也就是通惠河的河口了。里二泗村,元代已成村,因近四河:白河、凉水河、萧太后河,通惠河,山门匾额明写里二泗,名从水旁。该村曾为元、明、清三代漕运重要通道,曾有“船到张家湾,舵在里二泗”之民谣。

如今,通惠河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性使命,这条曾为古都通航600余年的古河道,现代人有理由记住它,纪念它。郭守敬一系列的治水措施和水利工程建设,保障了元大都供水及漕运,对元大都的稳定、发展和繁荣功不可没,而他在天文历法上的贡献,更是举世瞩目。

元初的天文仪器,大部分都是宋、金时期遗留下来的,仪器破旧已经影响到了精确度。郭守敬在原仪器的基础上进行改制,并在实践中重新设计。郭守敬改制和重新创造了十多种天文仪器。有二十多项创造发明遥遥领先世界水平,为促进人类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些仪器颇多创造性,大大提高了观测精度,对元、明时期天文研究的影响极为深远。

郭守敬编撰的天文历法著作有《推步》、《立成》、《历议拟稿》、《仪象法式》、《上中下三历注式》和《修历源流》等十四种,共105卷。

至元十六年,在郭守敬领导下开展了全国范围的天文测量,“东至高丽,西极滇池,南逾朱崖,北尽铁勒,四海测验,凡二十七所”。至元十七年,《授时历》告成。这部新历法设定一年为365.2425天,比地球绕太阳一周的实际运行时间只差26秒。《授时历》通行360多年。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一种历法。

1316年 (元仁宗延祐三年),元代著名的天文学家和水利学家郭守敬病逝,终年86岁。郭守敬,不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他的丰功伟绩,也永远铭刻在世界人民心中。

1970年,国际天文学会将月球背面的一个环形山脉命名为“郭守敬山”;1977年7月,经国际小行星组织批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把他们于1964年发现的一颗国际小行星,也正式命名为“郭守敬”……这个伟大的名字,将像天空的星座一样,永放光芒。(祁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