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男子划皮划艇上班:不堵车!护城河里可以划皮划艇吗?

【北京一男子划皮划艇上班:不堵车】“这回是北京划船上班第一人了”……今天,网友“奇異学士”发在社交平台的一篇图文火了,因为限号选择划皮划艇上班,引起了众多网友关注。也有很多人讨论,护城河可以划船吗?安全能保证吗?东直门到安定门地铁只有两站为什么非要划船呢?

今天下午,记者联系上发帖人——今年29岁的北京市民杨先生。杨先生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2019年开始玩露营,“今年疫情期间,一些露营地封闭,这让我想到,能不能玩玩轻量化的水上运动,比如皮划艇。”杨先生说,有了这个想法后,他上网查了很多河道管理方面的法律条文,“我了解到,首先是水源地和生态保护区肯定不能划,其他公共水域并没有明确写明不能进行水上活动。”

至于安全问题,杨先生也格外关注,“这段河道在两个水闸之间,在汛期确实有风险,我在下水前进行了安全风险评估,且看天气预报当天不会下大雨。划行途中看见有‘文明水上活动’的标语,也想提醒大家,任何水上活动都应该做好保护措施,穿好救生衣。就像开车需要安全带一样,穿救生衣无关水性如何。”

杨先生告诉记者,“北京现在的河湖治理很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亲水活动,希望管理部门不要一刀切地进行禁止,而是给予大家安全指引,比如什么时间、什么河段是安全的。当然,如果真的有明文禁令,我也肯定会遵守。”

这个夏天,北京水上运动很火,社交平台“小红书”上,以“北京桨板”“北京皮划艇”为关键词的推文达到上万条,除了朝阳公园、温榆河、八一湖等划定的区域,还有一些玩家跟杨先生一样,开始探索护城河等其他河流。

记者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发现,在北京,如密云水库等实施封闭管理的饮用水水源地,是明确禁止进行游泳、垂钓、皮划艇等水上运动的,但对于非饮用水水源地的城市河湖,属于开放水域,目前没有明令禁止相关行为。

近两年,随着城市河湖环境持续改善,越来越多的市民喜欢到河湖水域进行亲水活动。但汛期贸然进入河道,其实存在巨大的安全风险。

水务部门提示,北京包括护城河、昆玉河、永引渠、永定河等在内的许多河道都承担着行洪功能,目前北京已进入“七下八上”的主汛期,降雨频繁,河道经常涨水、泄水,水下地形深浅不一,常有淤泥、水草,水情复杂。而且上游降雨会在地面产生径流,携带大量地表污物进入河道,造成短时间内水质变差。因此,水务部门也提醒,市民不要在河道内进行游泳、皮划艇等水上活动,避免安全事故发生。

一位多年从事救援工作的人员也表示,北京进入主汛期后,城市河道会经常出现放水、泄水,泄水时,河道短时间内水流量巨大,一旦遭遇“滚水坝”,则更加危险。这位救援人员表示,所谓“滚水坝”,其实是一种设在河上的橡胶坝、拦水闸,主要作用是控制水位,一旦遭遇强降雨天气,河道内水位上涨,水流通过橡胶坝或是拦水闸后,由于存在落差,会与下游的水形成反作用力,产生类似于滚筒洗衣机一样的“翻滚”效果。

这种“滚水坝”水面看似平静,水下却有多股乱流、漩涡,人一旦陷入其中,会失去自控能力,很容易溺水,“就算是专业的救援人员携带专业的设备,要想在这种情况下自救都很困难,如果是一个人遭遇这种情况,即使穿着救生衣,也基本没有自救的可能。”这位救援人员说,“市民一定要有这个常识,只要下水就有风险,所以一定要选择对外开放的安全水域,尤其是皮划艇、浆板这种需要一定专业技能的运动,更要选择专门的水域进行。”

“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我关注到北京亮马河改造后的人气越来越高,这也说明,公共空间改造得好,就会赢得民众赞誉,吸引大家开展各种活动。”从事城市规划设计方面工作20年,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部门主任刘岱宗认为,在公共空间树立一堆“禁止”牌并不可取,公共空间管理应体现温情,“我们鼓励容纳更多活动的公共空间。”

无论是划皮划艇、划桨板,还是现在同样很火的滑板,都有一定危险性。刘岱宗建议,政府管理部门应该为市民提供安全游玩的活动场地。当然,“没有绝对安全的公共活动,就像不能因为道路事故就取消道路,不让市民出行。很高兴地看到,现在北京在一些商业街区、公园,已经规划了滑板场地。”

至于水上活动,刘岱宗建议,管理部门可以在河岸存放一些救援设备,比如浮漂、救生圈等,并请河道两岸的商家共同维持秩序,带动河岸经济发展,形成一种共赢。“无论是街道还是水系,都应该是开放包容的。管理的核心是解决问题,引导大家更安全地使用公共空间,而不是扼杀公共生活。”刘岱宗告诉记者,他在荷兰、柏林和伦敦,都看过设置在河流上的公共漂浮泳池,“可以引导大家安全地在河流上游泳。”

当然,河流如何使用、哪些河段可以进行水上活动,这些不应该是“真空地带”。“划船上班”的杨先生也表示,希望得到明确的安全引导。

“目前针对这种在城市河湖进行游泳、皮划艇的情况,相关城市管理部门虽然采取了设立警示牌、劝导等行为,但收效甚微。”北京建筑大学城市经济与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陈松川表示,城市河湖多为开放水域,空间广,只依靠某一部门管理,存在客观困难。对此,他建议城市管理等相关部门探索更加精细化的管理机制,利用好智慧城市建设形成的各种设施和手段,及时发现、反馈、劝阻存在危险的亲水活动。

同时,“疏堵”结合,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探索开放更多水域供市民开展亲水活动,“随着近几年北京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市民游水、戏水的合理诉求也需要重视,希望相关部门能考虑从服务居民的角度出发,真正把北京打造成为一座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城市。”陈松川说。

Leave a Comment